纳达尔14岁不讲武德,暴虐年长22岁温网冠军,后者为此自闭四年

在这个星球上,能够被称为“红土之王”的恐怕只有纳达尔。

荣誉方面,纳达尔在红土赛场拿下60个冠军,高居历史第一,比排名第二维拉斯多出11个。而现役的球员中,德约科维奇只拿到过15个红土冠军,费德勒则是11个,两个人加一起还没纳达尔的一半多,这无疑是令人绝望的差距。

战绩方面,纳达尔在红土赛场共取得445胜和40负,胜率高达91.8%。他也是公开赛年代以来,唯一一位红土胜率超过90%的球员。

颇具传奇色彩的是,早在2001年5月的时候,14岁的纳达尔就在一场红土表演赛中击败了前温网冠军帕特-卡什。这场比赛似乎在冥冥之中为西班牙人今后的职业生涯定下了一个基调——他就是一个与生俱来的“红土之王”。

“我自闭了整整四年”

坦率地说,卡什的职业生涯并不能用辉煌来形容。他达到的最高荣誉是1987年温网冠军,职业最高排名也只是第四名。此外,卡什还两次夺得过澳网亚军和温网双打冠军。

不过,被一位14岁的少年击败,仍让卡什在那段时间抬不起头。以至于在整整四年之后的2005年5月,当纳达尔即将在当年的法网赛场上演新王加冕的戏码时,卡什才马后炮般地把这段往事写成一篇专栏。

在专栏的开头,卡什便直抒胸臆:“终于!我感觉我所受过的羞辱也没那么严重了。”

“我一直以为,我是被一个从观众席里随便拉出来的孩子给打败了,这层心理阴影足足笼罩了我四年。现在我才发现,这个孩子正在步入夺取大满贯冠军的天才少年之列。”

“这个孩子就是拉斐尔-纳达尔,虽然我不情愿让一个当时年仅14岁的孩子毁掉我的名声,但他过人的天赋和成熟的态度让我印象深刻。他就是一个天生的赢家。”

“我有预感,他能在这届的法网拿下冠军。”

实际上,卡什的“狂奶”不无道理。毕竟在那届法网开赛前,初出茅庐的纳达尔就已经显示出了他在红土场上势不可挡的实力:

4月的蒙特卡洛大师赛,他在决赛中击败卫冕冠军科里亚,捧起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座ATP大师系列赛冠军;

5月初的巴塞罗那赛,他又一路过关斩将,在决赛力克前法网冠军费雷罗。正是凭借这一冠军,西班牙人的单打排名首次跻身世界前十。

随后的罗马大师赛,再次在决赛遭遇科里亚的他,最终克服了决胜盘0-3落后的不利局面,在这场5小时14分钟的鏖战中逆转取胜,成为了赛会历史上最年轻的冠军得主。

挟着17连胜的不败之身,纳达尔初登浪漫的法网舞台。

“我遇到了一个天才”

再将时钟拨回到四年之前的那场红土表演赛。

“那是2001年5月,马略卡岛西南海岸的圣庞沙乡村俱乐部,我本该和鲍里斯-贝克尔打一场表演赛。但好巧不巧,开赛前半小时他突然因伤无法比赛。” 卡什在专栏中回忆。

可鉴于现场的观众们都已经花钱买票,卡什只能极不情愿地接受了组委会的临时计划,那就是和岛上最有潜力的一位年轻选手打一场——这位年轻选手便是纳达尔。

面对初生牛犊的纳达尔,卡什显然不以为然。“虽然红土赛场向来不是我的强项,但我好歹也赢过几场;而且我也相信,即便我已经36岁,我也能凭着自己的大赛经验和技巧拿下一个孩子。”

“况且在我1987年赢得温网冠军时,那孩子连1岁还不到。” 卡什写道。

不过当少年纳达尔进入场内,卡什对他的印象立马转变。“那孩子是蹦蹦跳跳地走进场内的,那情形就好像他才是场上的主角,而场边观众的情绪也立刻被这位年轻人带动起来。”

“如果说休伊特的气场已经足够强大,那么纳达尔与‘坏小子’相比也不遑多让。”卡什表示,“他的紧握双拳,他的雷霆万钧,他的怒吼庆祝——尤其是那声‘vamos(加油)’,即便已经时隔四年,依然让我振聋发聩。”

上场之前,卡什原打算让纳达尔几个球,“免得他哭鼻子”。但当比赛开始,卡什第二次被这位少年惊到:“尽管他的身体还没有发育成熟,甚至看起来就是个孩子,但在重压之下,他却能表现出一种超越自己年龄的成熟。”

至于比赛的比分,一种说法是卡什被两盘直落,另一种说法是卡什在先胜一盘的情况下被逆转。但不管如何,最终的结果都是14岁的纳达尔爆冷击败了36岁的卡什。

比赛结束后,卡什的心情是复杂的。起初,他的想法可能是年轻人不讲“网”德,让一个36岁的“老同志”颜面扫地;但冷静下来之后,这位前温网冠军坦言:“我意识到,我是遇到了一个能在未来荣誉满身的网球天才。 ”

“他就是未来的红土之王”

在打完那场表演赛不久,纳达尔就转入了职业网坛。即便是与年长于自己的成年组选手对抗,也无法阻碍这位天才少年的大杀四方。

一年后,纳达尔就在ATP帕尔马站拿下了职业生涯的第一场巡回赛胜利。但之后的两年,西班牙人经历了断断续续的伤病,这也让他接连错过了本该在2003年及2004年上演的法网首秀。

直到2005年,一个健康的纳达尔终于踏上了罗兰加洛斯的赛场。

那届法网比赛,纳达尔没有辜负卡什在专栏中的“狂奶”。即便缺乏在这项大满贯赛事的作战经验,西班牙人也并未怯场,他在前三轮均是直落三盘过关。

第四轮面对本土好手格罗斯让,纳达尔第一次感受到了法国观众的威力,好在在丢掉了第二盘后,他很快他就用6-0的比分还以颜色,并且最终四盘过关挺进八强。

1/4决赛送蛋击败费雷尔之后,纳达尔与费德勒首次在大满贯的舞台相遇。彼时,纳达尔还是长发飘飘的翩翩少年,费德勒还扎着根俏皮的小辫——反正,两个人的头发都还很浓密就是了……

早在一年之前的迈阿密大师赛,纳达尔正是用击败球王费德勒的表现,向全世界推销了自己。一年之后在法网的相逢,费德勒依旧高居世界第一,且已经拿到澳网、温网与美网冠军的瑞士球王,对法网冠军的冲击同样来势汹汹。

“费德勒还没有拿到法网冠军,他贵为世界第一。”托尼叔叔回忆着当时的情况,“但纳达尔先后赢下了蒙塔卡洛、巴塞罗那和罗马的冠军,赢得了红土的一切。看起来这是一场提前上演的决赛,我们的战术就是攻击他的反手。”

“费纳决”当天正值纳达尔19岁的生日,严格执行托尼叔叔战术的纳达尔,也用一场击败球王的胜利为自己完美庆生。当时几乎很少有人想到,费德勒与纳达尔会在今后的网坛书写怎样的历史。

人生第一场大满贯的决赛,纳达尔对阵阿根廷人普埃尔塔,输掉首盘抢七的他并未慌乱,稳扎稳打逐渐占据了上风。当对手在赛点上回球出界之后,纳达尔躺地庆祝大满贯夺冠的画面第一次上演,他也成为了1982年的维兰德之后,第一位首次出战法网就成功夺冠的男子球员。

颁奖仪式上,作为死忠皇马球迷的纳达尔从颁奖嘉宾、皇马巨星齐达内手中接过了火枪手杯,带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首个大满贯。

专栏的最后,卡什也坦言:“当他真正举起火枪手杯的时候,我应该可以得到宽慰,因为曾经打败我的那个小孩,可是未来的红土之王啊。”

作者:奔波儿灞

(责任编辑:王程程_NB12651)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